智能检索 |

您当前所在位置: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 法院文化 > 法官随笔

心灵捕手 师恩难忘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年06月09日   作者:系统管理员

  □滕戈辉

  教育的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外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外一朵云,一个灵魂触动另外一个灵魂。

  ——(德)雅斯贝尔斯

  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却想起了我的老师们,想来应是缘于观看“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人物”颁奖典礼关于方敬老先生事迹之后的念念不忘。

  镜头里的方老先生头发花白,着一袭白衣,眉眼之间透露出对世间万物的达观,大有“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之气度。走路都需要借助外力才能保持住平衡的老人,却让我们看到了他每走一步地上留下的关于他“真、善、美”的烙印。这位华东师范大学的退休教授在退休之后回到了养育他的小渔村重新做起了一名教书匠。 但是在我眼中,“ 教育” 不仅是“ 教” ,更是“ 育” ,“ 教” 传授的是技能,而“育”延续的却是一种精神。每一位施善者都会有一段被施善的经历。方老先生将他书苑的名字定为“景清”,以此来纪念那位在方老先生上学没有饭吃时将自己的午饭分给他一半的胡景清老师,就是这位施善者眼里的小善举动让方敬老先生以大恩的方式铭记与传承。

  正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方敬老先生坚持“ 教育方能救国” 的信念不动摇,用30年的时间改变了小渔村“上学不如上船,读书不如赚钱”的观念。 30年,使一个婴孩从呱呱坠地长到而立之年;30年,方老先生的头发从黑丝变成了白发;30年,方老先生用他的不懈努力改变了家乡人民对“何为教育,教育为何”的认知。200 万元捐款,一次又一次的上门劝说,使闭塞的小渔村重视教育走出100多位学士、硕士、博士的结果我们看得到,而这个过程中显现出的榜样力量也同样感染着每一位看见过老先生艰辛的人。方敬老先生在心中将恩师对他的小善通过良知转化成大恩,而后用自己的行为将大恩施予家乡形成用教育拼成的关于爱的版图模样。

  这几天的朋友圈一直被烟台大雪之后的美景霸占着,纷纷扬扬的漫天大雪也把我的思绪拉回到了大学时代。从小立志要学金融专业的我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却莫名其妙、大笔一挥选择了法学专业。带着对自己的不解和对“何为法学”的疑惑踏进了我的大学,从此我便开始了与法学的缘分,也开始了我与她——我的大学班主任的缘分。在新生第一次见面会上,她以一身黑衣、一头黑发一丝不苟地绾着的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嚯,这个女的好利索”,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接下来她说的话又让我铭记一生,让我在孤独、无助的时候内心仍然有个力量坚持着。她说:“你们所选的这个专业,性质决定了你们会比其他人更多地看见这个世界上的阴暗面,但是你们要知道法治对于一个国家的意义,也许以后你们中的很多人不会从事跟专业有关的职业,我也仅仅是陪你们人生中的一段很短的路程,但是我想让你们知道,这个世界除了黑、灰还有白,我想凭己之力让你们在踏入社会之前知道什么是公平、什么是正义。”请假、评奖学金、选班干部等所有的事情都只关乎规则,而与金钱、个人情感无关。毕业多年,我仍会在学习、工作上遇到困难时和她打打电话发发牢骚,而她也仍然会在每次我挂电话之前跟我说“有事给我打电话”。这个女人知世故而不世故,笑声爽朗,说话铿锵有力,一身正气,活得坦坦荡荡。

  真巧,今天的上海也下起了大雪,但即便没有暖气,我却能想象到在上海的某个地方肯定有一群年轻的面庞正在肆无忌惮地笑着,这个地方就是被我们称为“寒暑阁”的研究生导师办公室,他们是我的师弟师妹们,而把我们这群“沈门弟子”聚集在一起的就是我的研究生导师——沈导。快六十岁的他思维缜密、声若洪钟,这位老绅士一直视自己的老伴为女神,师父师娘一对视,我们都会觉得甜得发齁 ,他俩始终保持着深沉的浪漫,在这个浮躁的世界中更显珍贵。曾经一度我对我的职业方向产生了质疑、消极、懈怠,与周围人热火朝天地备战司考不同的是,我每天都能保持睡到自然醒的状态。 沈导找到了我,对我说:“即使你以后从事的职业跟法律没有关系,但我觉得学习法律这么多年你应该给自己一个交代,拿到证书你可以让它束之高阁,但那时对职业选择的主动权是掌握在你手中的,你会知道,你是不想而非不能。”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却顿时让我的职业方向再次明朗。沈导不仅是一位有血有肉的学者,更是一位有良知的律师,成为“戴着镣铐跳舞的自由人”是他对我们的期许,他希望我们能够成为潜意识里有边界感的人,能够守住自己的权利边界乃至权力边界。今年这位可爱的老头退休了,“沈门弟子”为他偷偷地举行了一个退休仪式,他感动于自己的学生对他的用心,而我们感动于在人生最美好的那几年有这样一位老师陪伴。

  我经常在想教育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也许教育的本真面貌就是以身相教,而后用生命去影响生命。

关闭